道家要闻 名山宫观 高道访谈 道家养生 道家国学 问道之旅 道家书画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仪范 道家知识

 

北岳易主,让世人彻底遗忘了神仙山

发布时间: 2019-12-25 |来源: 中国网道家文化 |作者: 路卫兵 |责任编辑: 君君

在1600多年的时间内,神仙山都是货真价实的北岳恒山

神仙山坐落在河北省阜平、唐县、涞源三县交界的神仙山,是太行山东麓的支脉,由30余座海拔超过1500米的山峰组成,望之浩瀚如海,难怪诗人贾岛发出“岩峦叠万重,诡怪浩难测”的感慨。

说起神仙山,就是在河北也鲜为人知。事实上这名字只有山南麓的阜平人才叫,他们口中的神仙山,特指海拔1898.4米的主峰太乙峰。另一侧的唐县和涞源,管它叫大茂山。然而说到历史,神仙山却很不一般:在长达1600多年的时间里,它都是五岳之一的北岳恒山。

在清朝顺治十七年(1660年)之前的1600多年间,神仙山一直都是货真价实的北岳恒山。1600多年,还只是从西汉宣帝正式将它列为国家祭祀名山北岳算起,如果要从神仙山作为五岳之一的文献记载算起,则超过了3500年——早在《尚书•尧典》中,就有舜帝巡狩北岳恒山的记录。而位于山西大同市浑源县的恒山,被定为北岳的历史只有350多年,是从1660年顺治皇帝下旨,将北岳的祭祀地从今河北曲阳移到浑源开始的。

在古代中国,“五岳”是具有多重涵义的特殊符号,是名山中的名山。以五岳为中心的“岳镇海渎”,既是王朝体国经野的象征,也是中央控制疆域的手段。因此说神仙山是河北第一名山,应该也并不为过。只不过这座河北第一名山,早已被今人遗忘了。

曲阳北岳庙是北岳恒山在河北的重要历史见证

隋朝大业四年(608年)八月二十,中秋节刚过,恒阳城(今河北曲阳)热闹了起来,因为隋炀帝杨广要亲自来这里祭祀恒山,这是自汉末华夏分裂以来皇家首次祭祀北岳,所以朝廷非常重视:北岳庙装饰一新,祭天柴坛早已备好,数十名道士、宫女组织的道场也已布置妥当。河北24郡郡守全部到齐,与前来助祭的西域十几个国家使臣代表一起列队,准备迎接皇上。

隋炀帝祭祀的北岳恒山就是神仙山,它所在的恒阳县也因地处“恒山之阳”而得名,不过恒阳使用时间更长的名字是“上曲阳”或“曲阳”——意为山脉弯曲的阳面。《水经注》对此也有明确记载:“恒山为北岳,在中山上曲阳县西北。”古时的曲阳包括阜平,也包括唐河以西的唐县,金朝析置阜平县,元朝又再次合并,所以《元史•地理志》“曲阳条”才说“北岳恒山在焉”。

从卫星影像图上不难发现,大致呈南北走向的太行山在阜平周围突然“凹”了进去,拐了个弯,划出一道半圆的弧线。神仙山,就隐藏在这个弯里。

曲阳的北岳庙是北岳恒山在河北的重要历史见证,现存北岳庙始建于北魏,此后历经焚毁、重建。北魏之前的岳庙在现址西侧四里处,已经看不到任何遗迹了。

祭祀恒山为何不在山上,而非要来曲阳县城呢?曲阳的北岳庙其实叫“下庙”,山上原本有座“上庙”,叫安王庙,在阜平县台峪乡的千亩台,因为山路难行祭祀不便,所以才在曲阳遥祭恒山。

千亩台是深山里难得一见的开阔地,像大山中的一把座椅,以观音崖为背,南向俯视台峪乡。安王庙旧址上的子毅中学现已空置,院内东南角留有一块“重修北岳庙记”碑刻,说到岳庙迁到曲阳后“平川之旧址存”,“乡氓尤瞻仰耳”,落款为明朝“嘉靖二年”。北宋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也提到此事,说北岳“岳祠旧在山下,石晋之后,稍迁近里。今其地谓之神棚,今祠乃在曲阳”。

“神仙”们的眼光:这里有太行山区罕见的岩溶地貌景观

“神仙山”这个名字,据说来自唐太宗——他在唐贞观十九年(645年)御祭恒山的祝文中,有“神仙之所往还”的赞语。“神仙其实指的是道教名人,”周培钧说,“长桑君、茅盈、于吉、张果、陈希夷(陈抟老祖)、张三丰都曾在此修炼过。”

在神仙山,传说有仙人修行的两个溶洞:一个是老君堂,又叫长桑洞、希夷洞,是长桑君和陈希夷的修行之所,洞口有一块金代的摩崖石刻,“长桑君成道之治也”的字迹还清晰可辨;另一个是金龙洞,洞很深,内有暗河流出,相传于吉在此收获《太平经》。

美国旅行家、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威廉•埃德加•盖洛,在1926年出版的《中国五岳》一书中提到,“大茂山”的“大茂”是“达摩”的谐音,是指禅宗初祖达摩。不止达摩,高僧释道安、慧远也曾来神仙山悟道。在大台乡土洞村,还能看到栩栩如生的摩崖石刻佛像。

神仙山有着太行山地区罕见的岩溶景观,喀斯特溶洞极为发育。我参观的两个溶洞,只是神仙山众多喀斯特溶洞的“冰山一角”而已。《阜平县神仙山地区地质遗迹资源调查评价报告》里提到,神仙山地区的岩溶地貌具有峰丛、幽谷、幽洞、地下暗河、大型地下洞穴、洞中瀑布、地热等多种类型,洞穴中有石钟乳、石柱、石笋、地下大厅和各类化学沉积景观,发育了太行山地区罕见的岩溶景观。

其实神仙山地表的喀斯特地貌并不发育,我没想到它的地下有如此多的喀斯特景观。地质学家范晓说:“这主要是因为地下水的作用,北京的石花洞也属于这种情况。神仙山地处太行山东坡,是迎风坡,夏季降水较多。”

对于古代那些佛教、道教的修行人来说,这些溶洞就是一个个天然的修道场所,冬暖夏凉。因此,在他们眼里,神仙山无疑是太行山区天赐的一处“洞天福地”。

“恒山如行”:神仙山怎么就丢掉了北岳头衔?

北宋画家郭熙曾如此点评五岳:“恒山如行,泰山如坐,华山如立,蒿山如卧,衡山如飞。”,这个点评被视为经典。五岳中,东、中、西三岳一直未变,正符合静的“坐”、“卧”、“立”,而南岳和北岳都出现过变化,所以是动态的“飞”和“行”。郭熙说这话时,“衡山如飞”已验证——隋文帝一句话,就将西汉以来的南岳霍山(安徽天柱山)改到了湖南衡山,但郭熙不会想到的是,“恒山如行”也一语成谶,北岳最终从河北“行走”到了山西。

出生于神仙山附近地区的河北学者段峰云认为:“只因山西的地方官编造历史,将河北恒山的文化历史和自然风貌用字‘搬’到山西浑源境内,然后通过大同巡抚上奏朝廷,弄假成真。”

这还得从明朝弘治六年(1493年)说起,当时一篇请求将北岳恒山移祀到山西浑源的《请厘正祀典疏》引起轩然大波。奏疏人是太子太保、兵部尚书马文升,他说浑源本为恒阴县,恒山乃境内的玄武山,因交通不便才在曲阳遥祭,曲阳的恒山(神仙山)是替代品。

如果细究起来,马文升列举的理由都站不住脚:浑源改称恒阴是元初的事,而恒阳隋朝就有了。

马文升还有另一个理由:神仙山和岳庙都在国都之南,不符合五岳方位。

明成祖迁都北京后,神仙山被甩在国都之南,失去了拱卫京师的作用,也打破了“王者必居天下之中”的政治格局,确实有着地理上的尴尬。但从地图上看,浑源恒山也并未在北京之北。

五代乃至辽、宋、金、元时期,河北饱受战火,神仙山也未幸免,它还一度成了宋、辽的界山——《梦溪笔谈》中说:“北岳恒山……半属契丹,以大茂山分脊为界。”曲阳与浑源虽高山阻隔,却有山谷相通,为避战火,神仙山的许多寺院道观便搬去浑源,并继续沿用“北岳”或“恒山”的名号,“浑源恒山说”也以此为滥觞。

朝廷礼部在否定马文升的同时,也作出了承认浑源祭祀合法、允许官修岳庙等妥协,显示出高层对此事的矛盾态度。

马文升的上疏,极大刺激了浑源、大同的地方官、僧道和百姓的集体荣誉感,他们在山中郑重其事地刻下“恒宗”二字,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造山运动”。

有明一代,北岳“移祀”的提议共有四次,最后一次在万历十四年(1586年)。有资料说,当时万历皇帝不得已采取折中办法,宣布浑源恒山为唯一恒山,但祭祀仍在曲阳。等到了明亡清兴,旧事重提,顺治皇帝便大笔一挥,将北岳祭祀改在浑源,了却了这段公案。可以说,为获得“北岳”头衔,山西争取了167年。

对于河北与山西的“北岳之争”,连山西本地学者、大同大学云岗文化研究中心的王鹏龙也承认:“清初,浑源恒山最终得到清廷的认可,在没有经史依据的情况下,北岳改祀成功。”他认为,北岳祭祀能从河北曲阳移至浑源,其中最重要的是客观的社会因素,与明代作为“九边”之一的山西大同府的突出军事地位有着密切关系。正是在地方势力尤其是大同军事力量的推动下,浑源恒山的地位和影响不断提升,最终获得合法的北岳身份。这一观点也获得了多数学者的认同。

两座“恒山”的共同机遇:这是一条延绵300里的“恒山—神仙山”景观长廊

对于万历十四年恒山易主这个说法,未查到相关史料,梁勇也持否定态度,但从此以后,“浑源恒山说”几乎完全主导了舆论,却是事实。

万历十五年(1587年)出生的地理学家、旅行家徐霞客,在他游记中,就以浑源恒山为北岳正宗,他甚至过曲阳恒山而不入。而出生比徐霞客早40年的另一位旅行家王士性,也在游记中肯定了浑源恒山说。游记虽不是严肃的学术著作,但影响广泛,也代表了当时很大一部分的民间声音。

有些史籍对于北岳恒山的记载,显得有些矛盾——在不同篇章采用不同说法。比如《明史》,在“曲阳条”,说“恒山在西北,恒水出焉”,在“浑源条”,又说“南有恒山,即北岳也”。而另有一些史籍则语焉不详,比如“恒山,在曲阳西北”,或“恒山,在曲阳西北百四十里”,而神仙山和浑源恒山都在曲阳西北。

尽管浑源恒山有了广泛群众基础,但顺治下诏后还是引来学界的争论,清初考据学代表阎若璩在《北岳中岳论》、清代史学家钱大昕在《跋梦溪笔谈》中,都力证北岳在曲阳的事实,当然最著名的还是明末清初“三大儒”之一的顾炎武所作的《北岳辩》。

近几年来,关注神仙山的人多了起来。除了一些学者,阜平本地的文化界如周培钧、赵记臣,以及曲阳县文保所的王丽敏、高晓静等人,在将神仙山和北岳庙的资料、碑刻整理成文章或专著。不过,神仙山最大的遗憾,还是古迹遗存和考古发现的缺失。正因如此,北宋宰相韩琦才在《大宋重修北岳庙记》中遗憾地说道:“人目为大茂山,而岳名不著。”

如今,曾经咄咄逼人的浑源恒山也似乎有些黯然失色,成为五岳中游客和旅游收入最少的一座,也是五岳中唯一不是5A的景区。其实北岳也有自己的优势,500年前的那场辩争,意外地“拓展”了恒山的规模——这是一条延绵300里的“恒山—神仙山”景观长廊,是其他四岳无法比拟的。也许,属于北岳恒山的机会就要到来了……

赶上云雾天气,云遮雾绕的神仙山似乎更显得“山如其名”,宛若仙境。位于河北省保定市阜平、唐县、涞源三县交界的神仙山,是太行山东麓的一条支脉。这座山在当地有很多名字,除了神仙山,还有大茂山、大黑山、神尖山、神尖石、奶奶尖等名字,但唯独没人管它叫恒山,就连历史文献上因避讳皇帝名字带的“恒”字而长期使用的“常山”也没人叫了。在长达1600多年的历史上,神仙山都是五岳之一的北岳恒山,只是从1660年清朝顺治皇帝下旨,将北岳的祭祀地从今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移到山西大同市浑源县开始,神仙山才正式失去了北岳头衔。

河北神仙山和山西恒山山脉都属于太行山脉的一部分

正如一些地质学家所认为的,虽然狭义的恒山峰岳和广义的恒山山脉是有区别的,但从北岳恒山的历史变迁来看,恒山山脉作为太行山脉的一部分应是顺理成章,神仙山一带的古恒山本属太行山主脉的一部分,而现在位于忻定盆地和大同盆地之间的恒山山脉,也就是太行山主脉向西南方向伸出的一支。北岳庙是北岳恒山在河北的重要历史见证,现存北岳庙始建于北魏,此后历经焚毁、重建。其实曲阳的北岳庙叫“下庙”,神仙山上原本有座“上庙”,叫安王庙,在阜平县台峪乡的千亩台,因为山路难行祭祀不便,所以才在曲阳遥祭北岳。

神仙山具有丰富多样的嶂石岩、石灰岩等地貌景观

神仙山山高谷深,海拔1500米以上的山峰30余座,最高点为神仙山主山峰,海拔1869.8米,具有丰富多样的嶂石岩、石灰岩等地貌景观。该地区自中生代以来,普遍处于稳定的上升状态,在上升的同时,伴有间歇性停顿及局部不均匀性沉降。由于长期遭受外力的侵蚀切割、风化剥蚀作用,使得地貌千姿百态,既有中山、低山、丘陵,也有台地,于崇山峻岭中还有河谷平地。

神仙山隐藏了太行山地区稀有的岩溶景观

对神仙山来说,它最突出的不是哪一座山峰,而是呈现出的一种雄浑浩瀚的整体观感。该山脉地形复杂,山峦绵亘,沟壑纵横,总的地势是由东南向西北逐渐升高。据专家调查:神仙山的岩溶地貌具有峰丛、幽谷、幽洞、地下暗河、大型地下洞穴、洞中濕布、地热等多种类型,地下洞穴中的石钟乳、石柱、石笋、地下大厅和各类化学沉积景观,是太行山地区罕见的岩溶景观。神仙洞是其中一个典型溶洞,地下暗河可能绵延数十公里,极有可能是北方最长的溶洞。另外,神仙洞在垂直纵深、大厅规模、地下河长度、次生化学沉积物等方面,也是太行山地区极为罕见的。

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在明朝之前都将“恒山”标注在阜平

地处阜平县龙泉关的长城岭,历史上为晋翼咽喉要道,也是佛教圣地五台山的东大门。长城岭上的长城建于明万历年间,城墙以条石做根基,墙体上有敌楼、烽火台等。1633年徐霞客在《游五台日记》中这样描述长城岭:“又直上五里,登长城岭绝顶。回望远峰,极高者亦伏足下,两旁近峰拥护,惟南来一线有山隙,彻目百里。岭之上,巍楼雄峙,即龙泉上关也。”在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元朝中书省南部”的区域地图中,清晰地将“恒山”标注在阜平的东北方,但到了万历十年(1582年)的“明朝京师(北直隶)、山西”区城地图上,“恒山”则被标注在浑源的东侧。

当香客们登上奶奶尖膜拜三霄圣母时,几乎没人想到这里曾是北岳恒山

希夷洞的摩崖石刻以及重修北岳庙的碑记,这些实物证据对于证明神仙山就是,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但久远的历史已被人渐渐淡忘,神仙山的北岳痕迹也随着岁月的流逝在湮灭。海拔1869.8米的神仙山主峰奶奶尖(即太乙峰)上,有一个“求子灵验”的奶奶庙,相距百米之外,则是大门紧锁的恒山庙。现在神仙山的一些寺庙如奶奶庙、石厚寺和安王庙规模都不大,有的就是一间石头房。当香客们无比虚诚地登上奶奶尖膜拜三霄圣母时,几乎没人会想到,这里曾是名震海内外的北岳恒山。

北岳易主,让世人彻底遗忘了神仙山

祭祀五岳是古代官方大典,但一直到《元史》的各朝正史中,都没有恒山与浑源有关的记载。那时浑源的恒山,被称作玄武山、高氏山(高是山)、崞山等。直到清顺治十七年( 1660年 ),官方改祀北岳恒山于浑源后,浑源恒山的名份才被确定下来。为了“北岳”这个头衔,山西争取了167年。与之相反的是,曲阳恒山的名称,则逐渐被大茂山、神仙山(神尖山)等代替了。可以说,北岳易主,为浑源、大同乃至整个山西带来了巨大声誉,也让他们在政治、文化和经济方面多重受益。但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曾经的北岳神仙山,则被世人彻底遗忘了。(路卫兵/撰文 邢玉杰、李凤森/配图) 

 

相关文章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加拿大28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平台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