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要闻 名山宫观 高道访谈 道家养生 道家国学 问道之旅 道家书画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仪范 道家知识

 

郭世文:道书略说之《淮南子》

发布时间: 2019-12-18 |来源: 中国网道家文化 |作者: 郭世文 |责任编辑: 君君

《淮南子》,是西汉皇族淮南王刘安及其门客集体编撰而成。刘安效仿吕不韦《吕氏春秋》之名,自称此书为“刘氏之书”。该书在继承先秦道家思想的基础上,糅合了阴阳、墨、法和一部分儒家思想,论述道体生化、治国用兵、人间祸福及天文地理等事。东汉班固在《汉书•艺文志》中将其归入“杂家”,唐修《隋书•经籍志》亦将其归入“杂家”,隶属子部。但究其实质,此书仍属道家典籍,是战国至汉初黄老道家理论体系的代表作。

一、《淮南》之名

《淮南子》,又名《鸿烈》、《淮南》、《内书》、《刘安子》。在汉代时还没有将其列为子书,成书以后,最早定名为《鸿烈》。东汉许慎注云:「鸿,大也。烈,功也。」东汉高诱注云:「鸿,大也。烈,明也,以为大明道之言也。」“鸿烈”一词考先秦古籍不曾见,同时期(西汉)的古籍中亦未见使用者。故推测“鸿烈”一词的造词及应用始于此书。后因淮南王刘安背负“谋反”之罪蒙冤自杀,故西汉刘向在校定此书时,将“鸿烈”之名去除,改为《淮南》。后扬雄、高诱等人从之。高诱的《<淮南子注>叙》是最早提及刘向更改书名的记载。《叙》云:「光禄大夫刘向校定撰具,名之淮南。」

东汉时,《淮南子》之名始现于当时的典籍之中,如王逸的《楚辞章句》和高诱注《吕氏春秋》。但此名并未被“官方”文献所使用。

钦定四库全书《楚辞章句•卷三•天问》

在《汉书•卷四十四•淮南衡山济北王传第十四》中仍称此书爲《内书》;《汉书•艺文志》中则以《淮南内》之名著录。至东晋,葛洪祖师校辑的《西京杂记》才说「淮南王安着《鸿烈》……号爲

淮南子,一曰《刘安子》。」自葛祖之后,《淮南》终于列入“官方”子书行列,于是《隋书•经籍志》就以《淮南子》为名著录其书,遂成为后世最“权威”的名称。

二、《淮南》之篇

据《汉书•卷三十•艺文志•杂家》记载:「《淮南外》三十三篇」;《汉书•淮南王传》记载:「《外书》甚众。」但高诱《<淮南子注>叙》云:「又有十九篇者,谓之《淮南外篇》。」无论《汉书》中哪种说法更为确切,都与高诱所言不符。今《淮南外》已佚,故实际篇数无从可考。但世文以为,成书于西汉时期的《淮南》“系列丛书”,至《汉书》成书时已有二百年左右,《汉书》至高诱注《淮南》亦相距百年,古籍年久散佚是那个时期的常态,至高诱前或高诱时仅存十九篇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没有文献记载高诱见过这十九篇,他只是在《序》中提及了《淮南外》的篇数和篇名,所有在高诱之前《淮南外》就已经剩下十九篇的几率更大。

《汉书》为东汉班固所修,成书于章帝建初五年。高诱生卒年份史书并无详细记载,李秀华在《高诱生平事迹考》一文中提道:通过相关文献推知,高诱生于东汉桓帝时期,约在西元157—161年之间。约于东汉灵帝熹平五年(西元176年)师从当时名儒卢植,以读经为主,在黄巾起义暴发(西元184年)前夕辞学归家。随后,校正《孟子章句》,依次为《淮南子》、《孝经》、《吕氏春秋》和《战国策》作注。他有着严谨的治学风范,遇到不晓或者不能确定的问题,他都注以“不敏”或“未闻”字样。

另,高诱注释典籍的特点是,每注解一部典籍都会大量征引前一部注释典籍的内容。《吕氏春秋》注于《淮南》之后,故书中亦多引前作「淮南注」。如《吕氏春秋训解•卷第二•仲春纪第二•贵生》:「其日甲乙,其帝太皞,其神句芒,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夹钟」一句,高下注:「……<淮南注>作,去阴夹阳聚地而生,今据改正」等。 

古籍善本:《吕氏春秋二十六卷附攷一卷》(汉)高诱注(清)毕沅攷校。光绪元年(西元1875)浙江书局刻,五卷本。据乾隆五十四年(西元1789)毕氏灵岩山馆八卷本校刊。

又,《汉书•卷四十四•淮南衡山济北王传第十四》云:「淮南王安为人好书,鼓琴,不喜弋猎狗马驰骋,亦欲以行阴德拊循百姓,流名誉。招致宾客方术之士数千人,作为《内书》二十一篇,《外书》甚众,又有《中篇》八卷,言神仙黄白之术,亦二十余万言。」由此可知,这套“系列丛书”除《内书》、《外书》之外,尚有《中篇》八卷,讲烧炼外丹的著作也有20多万字,可惜与《外书》一样,均已散佚,未能流传于后世。在两汉四百二十六年的之间,关注《淮南》之人甚多,如汉武帝、刘向、刘歆、扬雄、王充、许慎、马融、延笃、卢植、高诱、应劭、司马谈、司马迁等等。

萧登福先生认为:《淮南》二十一篇,原皆称「篇」,因高诱注之关系,改称「训」,训是训诂、解说之义,以高诱的立场来说,旨在注释该篇,自可称某某训,但以书籍原貌言,则应称篇,所以〈原道训〉、〈俶真训〉等,在引用原文时应改称〈原道篇〉、〈俶真篇〉。世文从此说。

三、《淮南》之本

北宋本

当今传世最早的《淮南》版本即是北宋本。底本出自《四部丛刊•子部》所收上海涵芬楼影印刘泖生(西元1827—1879)影写北宋本,名为《淮南鸿烈解》。据考,《淮南子》在汉代时原有许愼注和高诱注二个版本,唐修《隋书•卷三十四•经籍志三•杂家》、北宋修《新唐书•卷五十九•艺文志三•杂家》均记载有二家注。据李秀华考证,宋代许愼和高诱二注相杂一书当发生在《太平御览》编撰至苏颂作《序》期间。

宋以后对许注、高注的研究代有其人,首开其端的就是苏颂,他曾在宋仁宗皇祐五年(西元1053)调升国史馆集贤院校理,任职九年,并著有《校淮南子题序》。据此可知,北宋本《淮南子》是由宋仁宗时期的集贤院整理,苏颂也参与其中,并作《序》。《序》中云:「互相考证,去其重复。共得高注十三篇,许注八篇。」关于辨别许注和高注的方法,苏颂在其《序》中云:「惟集贤本卷末有前贤题载云,许标其首,皆《诂》,《鸿烈》之下谓之记上。高题卷首皆谓之《鸿烈解经》,解经之下曰高氏注,每篇之下皆曰训,又多数篇为上下,以此为异。……高注篇名皆有‘故曰因以题篇’之语,其间奇字并载音读。许于篇下粗论大意,卷内或有假借,用字以‘周’为‘舟’,以‘楣’为‘循’,以‘而’为‘如’,以‘恬’为‘惔’,如是非一。又其详畧不同。」关于许、高二注的区分可参看王明春《<淮南子>高诱注与许慎注的区分》一文。

钦定四库全书《校淮南子题序》

钦定四库全书《校淮南子题序》

明、清、民国本

关于明、清、民国的《淮南》版本,《新编诸子集成》第一辑《淮南子集释•附录一•淮南子数目》中载之最详。书目下列十项,计旧刻二十八卷本15种,旧刻二十一卷本35种,节选本24种,日本旧抄本1种,批校本59种,笺释书54种,辑佚书17种,译注本2种,有关杂着7种,日本淮南子书录37种,都凡251种。

值得一提的是,至目前已出的《淮南》诸本,二十八卷本始于明《正统道藏》,明藏本也是现存明刊本中最早的版本。明藏本书名题爲《淮南鸿烈解》,收入太清部动、神、疲三函(字号),列863至867册。《正统道藏提要》编号1175。至清嘉庆(西元1796—1820)年间,由蒋元廷编纂的道教业书《道藏辑要》也收入了这部道书,在虚集六(编号132)。关于明藏本和明代《淮南》的相关研究,可参看吴小洪、陈功文的《<正统道藏>本<淮南子>考论》和陈功文的《明刊<淮南子>版本考》,世文在此不作赘述。

《正统道藏•太清部•动上》

《道藏辑要•虚集六》

——本文作者:郭世文,广东省中山市道教协会副会长

 

相关文章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江苏快3 安徽快3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